Tuesday, June 23, 2009

幻影

随性依偎窗边与夜冷风打着交道,
风吼断续,震碎了心中平淡了许久的宁静,
很残忍似的,心中枷锁已久的影子,
被释放出来,五年前与他停止走动的情节,
似上演着一幕幕的影片循环不断播放着,
很想用尽力量把眼睛紧闭,
唯,始终败给了不争气的泪,
熟悉地身影穿插着未完整的结局浮现着,
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清晨,
未能及时睁开那惺忪地眼皮,
看着早上正轻声问着母亲需要把我叫醒床以准备上校的那个他,
未能吃到他为我最后一次准备的半生熟鸡蛋早餐,
未能亲口为他说最后一次地说..:爸,早安…
千万个未能..
翻涌着零碎的记忆,努力地想为不完整的拼图凑成完整,
但终究少了一个角落,一个怎样补也补不回来的角落..

Friday, June 5, 2009

瞬间的感动



很多时候,生活仿佛被周遭的浪泼围绕着,无时无刻都处于紧张的状况,压得无法喘气。我欣赏海豚,总是可以那么自在地被浪泼所保围~












从小,不懂是不是有过差点溺毙的经验,到现在为止对“水”还是有种莫名的恐惧感,但很奇怪的,却又时常会幻想如果有一天可以像海豚那样,在无边无际的蓝海中,自由地游戈着,我想那时应该会兴奋得哭了...其实去年在邦戈岛战战兢兢地与潜水有了第一次地邂逅,虽只是在浅海,但已经怕得差点脸色发紫,所幸他的大手,紧握住我的小手,也因此让我体会了潜水的感觉~


如果有机会,我想要亲眼一睹夕阳西下划越的海豚,感觉应该是超赞的吧!那你呢?








很想问,为什么海豚通常都是双对的出现呢?难道他们是情侣?好朋友?仰或是他们害怕孤独的感觉...
我想,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,也不会想要一个人去生活,但偶尔会想要个人的空间,哪怕是一小时,半小时,五分钟,五秒..都好













在它划过的那一瞬间,
虽是瞬逝的美,
却也令人留下记忆于深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