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une 23, 2009

幻影

随性依偎窗边与夜冷风打着交道,
风吼断续,震碎了心中平淡了许久的宁静,
很残忍似的,心中枷锁已久的影子,
被释放出来,五年前与他停止走动的情节,
似上演着一幕幕的影片循环不断播放着,
很想用尽力量把眼睛紧闭,
唯,始终败给了不争气的泪,
熟悉地身影穿插着未完整的结局浮现着,
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清晨,
未能及时睁开那惺忪地眼皮,
看着早上正轻声问着母亲需要把我叫醒床以准备上校的那个他,
未能吃到他为我最后一次准备的半生熟鸡蛋早餐,
未能亲口为他说最后一次地说..:爸,早安…
千万个未能..
翻涌着零碎的记忆,努力地想为不完整的拼图凑成完整,
但终究少了一个角落,一个怎样补也补不回来的角落..

5 comments:

gene said...

赶在未消失之前,抓好剩下的。

“适当的把握,让下一次的幻影里,没有来不及”

Desmonde d'Crinoline said...

墙角的残缺反映岁月的剥落
唯人与物的分别
是人心肉做而不是金箔

追不上的影子
就珍惜阳光的曙照吧
起码夜风来临还有那脑海的脚步声陪伴。

呵著氣。鯨 said...

agree
把握當下 會是給他最好的禮物

hwei said...

零碎的记忆,故障心灵,还能否走远~

Desmonde d'Crinoline said...

用Energizer, 耐力持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