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ly 23, 2009

茫然

绷紧的空气
来回不停地旋荡
无助的灵魂
急促的心跳声盖过了宁静的交响曲
失落的心,还有满眶的泪水
破碎的心...



Wednesday, July 22, 2009

回想起前天的自己,真的是倒霉透了,但,隐约记得,上回也是发生过类似这样接二连三的倒霉事件,好像是几个月前吧~忘了,后来,潜意识下又感觉倒霉的它消失了...又这样平静地过了几个月...

话说回来,周一清晨,嗯...不对,正确说来霉气的潜伏期应该是从周六那天开始...期待了好阵子的家庭日取消了,妈妈跟随舅舅出发到金马伦去了,而我,也只能呆在家,他也在为着最后的大考而冲刺,但这也没什么,就让自己好好休息,毕竟前阵子为了出考题而搞得昏昏的...

潜伏期就在二十四小时的黄金时期开始慢慢地酝酿...

6.40am -7.00am 梳洗打扮

7.00am 突发觉左眼视线模糊,惊吓隐形眼镜是否卡在眼里,花了五分钟,眼睛被虐待..

7.05am不管了,到学校再来仔细检查~缘由今早有晨读,须在7.20am抵达学校

7.05am临出房门,拿了车匙,再看梳妆桌,嗯,心想;都拿齐了吧..碰,把房门反锁...

7.07am翻转手袋,不见家锁匙,有不好感觉,难道遗留在房

7.09am不管了,用哥的锁匙开门~一出大门,脑袋一闪,啊,不行~前天把车停在停车场,我得需要那在我锁匙的通行卡才行!!

7.10am妈咪也不在槟,锁匙也没...用尽方法,徒劳无功,所幸晨读已由副校长代读..

7.20am二哥把门踢开,门锁终止其性命~

7.25am拿着自己的锁匙通行证,加快脚步,到了停车场,正要开车门,结果~老天...车锁匙不再手中....

7.35am再一次从家里拿了车匙与通行证,终于....

7.45am到了学校,呼,学生们正唱着~Negaraku ,也还好,赫

结果,当天也请人来修门锁,呼~

~(以上的“霉”是在七月二十日发生的,之前唯恐写了会激怒“霉”..~赫赫,而迟迟没把它发上去..)

大家不好以为霉运就止罢休哦,相同一天的晚上,电脑出现故障~唉...所幸,深得高人指导,现已恢复正常~~

隔了一星期的今天,大病一场~阿~~救命...

Monday, July 13, 2009

向静静伫立的人要一把风也不被允许。
能擦干眼泪的,不是吹过的风,
而是拂面而来的风。